按类别浏览


博客存档

20202020年十一月(1)2020年七月(1)2020年三月(1)2020年2月(1)20192019年十一月(1)2019年九月(1)2019年八月(1)2019年七月(1)2019年二月(1)20182018年十月(1)2018年六月(1)2018年四月(3)2018年三月(8)

RSS订阅

在较早的帖子中,我宣布了Susie Scott’的关于无内容叙事的项目。该项目的第一批输出之一现已以书的形式出现 虚无的社会生活 (Susie Scott,Routledge,2019)。一本什么都不是的书显然是一个悖论,苏西在书中探讨了这一悖论。基本要点是,社会学趋向于专注于人们在做事情,因此忽略了他们无所作为或拒绝做某事的多种方式。

从互动主义者的角度来看,她着眼于‘do’没有。她认为,人们必须关注那些人们没有做或拒绝做的事情,以便了解他们如何应对日常生活中的突发事件,并不断重新定义和重新定义他们是谁,不是谁。

她说,有两种不做任何事情的方式:作为一种作为的行为和作为一种不作为的行为。当某人有意识和故意选择不做某事或成为某事时,就会发生委托行为。这是主动拒绝的行为,字面上是‘doing 没有’。通常用前缀表示‘dis-’:例如,难以置信的行为。当某人忽视或未能以某种特定方式行事时,就会发生不作为。这是不做某事或成为某事的一种行为,通常用前缀表示‘non-’.

两种行为都涉及或产生‘否定的符号对象:拒绝或失败的动作,人或事物的表示。这些可能是三种类型。有某些东西丢失或丢失的表示;由于积极行动而被认为未完成或不存在的事情。可能存在替代品或存在的事物的表示‘instead’某事:拒绝某事而赞成另一件事。最后,可能存在替换或替代品的表示,表示事物被替换为丢失或未完成的事物。

她以这些为基本框架,继续研究与社会生活的五个维度相关的行为及其对象:时间,听觉,视觉,深度(或距离)和空间(或运动)。

例如,非同一性或非存在的时间行为是自我形成的行为,它们在生命过程中随着变成和反思性重构的方面而发展。例如,存在身份不明的行为导致变成其他事物。在委托和选择行为中,它们是不可逆的。一个例子是宗教上的怀疑和拒绝,导致人们成为无神论者。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再成为不反省的信徒:他们只有通过从自己的回归中才能回归信仰‘lapsed state’.  在疏忽行为中,某人通过偶然性和机会漂流成为不存在的事物,这是可逆的,因为他们没有积极地决定要成为另一种人。

不说话或不露头的听觉和视觉行为涉及沉默和‘invisibility’。作为委托的行为,包括隐瞒和保密,谦虚,角色距离,明显缺席会议或躲藏。作为不作为,他们涉及害羞,压抑的声音,哀悼和纪念以及社会死亡的状态。

涉及分离或距离的行为是空虚或没有东西的行为。作为代理,他们涉及肢体截肢,丧亲,失踪者或决定不再生育的人。作为疏忽的行为,它们涉及诸如由于缺乏朋友而导致的孤独感等状态。– a ‘failure’建立亲密的友谊。

Finally, acts involving stillness or lack of movement, of not doing something, include the acts of commission involved in meditation, inactive leisure, or deliberate 非use of a mobile phone. As acts of omission they include involuntary confinement or seclusion such as imprisonment or waiting in airport lounges.

该框架的功能远不止这里可以总结。这本书是对大多数其他互动主义者采取的方法的必要补充,可以帮助理解和解释我们大家都处在的各种各样的情况。



标记为: 欧文·高夫曼   日常生活   身份   没有  



添加评论

你的名字 *
电子邮件地址 *
评论 *
我们需要存储您的个人详细信息,以便我们回复您。
欲了解更多信息,请阅读我们的 隐私政策.
是的,存储我的详细信息 *